目前而言,相对倾向自由派的教育家在主张全球教育体系的一个 “革命” —— 从工业时代的刷题式教育转变至信息时代的创新式教育。当然自从这个概念被提及都已经几十年了,也不见这世界上有一个全球范围的教育革命运动,说明在社会中落实 “教育大改革” 的想法极其困难。事实上大部分国家的教育体制都与其政治体制、经济体制紧密关联,略微改变教育体制一点点就能造成令人意想不到的社会结构变动,而这往往会造成无法挽救的灾难。所以,从大尺度改变教育体系必须很谨慎。

因为我是个中国人,曾在中国的“高考”体系里学习过,在我平时漫步寻思的时候,自然花了很多时间琢磨高考改革的问题 —— “高考体制应不应该大改革?”

总得来说,我现在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高考体制还没到大改革的时候。现在的高考当然问题重重,学生、家长、老师、管理层谁都不满意,高考体制在未来某天肯定需要剧烈变革,但是现在恐怕还不应该行动。这是我目前的看法。


曾经的我可不这样认为。引用锤子科技罗永浩的话,曾经的我 “跟愚蠢的制度对抗了 9 年”。从幼儿园大班到初二,我刚好在国内学校上了 9 年学。几年前,当我在成都一所顶尖的公立中学读初中的时候,我觉得高考体制真是糟透了。我个人在学校里并没有挖掘到自我的价值,老师的价值观与我极度不符,我实感度日如年,而身边的朋友(几乎是所有同学)也都在抱怨学校的无趣、所学知识的无用,以及我们作为学生束手无策之无奈。我曾和我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讲:“我要改变这个系统,高考这玩意儿太坑人了。” 没错,我曾经几乎是 “痛恨” 这个体制,甚至到了要与其势不两立的地步。

我在初一初二阶段时常与我母亲吵架,仗着我对于西方教育一点点浅薄的理解,一有机会便开始以一种愤怒焦躁的态度说服我妈妈把我转学至国际学校。终于初三我如愿以偿,远离了高考,也远离了国内中学的那种反人性的、畸形的竞争环境。

可想而知,对于一个曾经几乎 “痛恨” 高考体制的我,现在放下指向高考的 “屠刀”,背叛自己曾经的感情和意志,说出 “高考现在不能改”,是不容易的。因为经过思考,我遗憾地发现:在现有教育体制下进行较大的调整,或许不能让任何人的生活更幸福,很可能最终都是负面影响。


首先列举一下高考体制一直饱受诟病的地方:

  1. 孩子是为了应试而学习,导致很多重要技能和知识没有学到,如表达能力……。
  2. 高考抹杀大部分孩子的创造力、好奇心、自信心……重要的人的天性。
  3. 以综合分数将学生进行排名,只有成绩好的孩子被家长和老师认可,成绩略差而有特殊天赋的孩子(部分是天才)没有得到适当的重视和鼓励。
  4. 学生被动学习,被外在驱动力赶着走,一旦进入大学或社会 “自由” 了,就开始放飞,无法管控自己。
  5. 学生自由支配的时间太少,用在反思总结、做白日梦想象(很重要)、扩展知识面……的时间不够。
  6. 学生被 “囚禁” 在用围栏包裹的学校,从未真正接触社会,何谈职业、人生规划?
  7. 学生普遍身体、心理不太健康。
  8. 一考定终身,给予每个人的机会极其有限。
  9. 所有人压力太大,抑郁的孩子多,甚至还有抑郁的家长。
  10. ……

我认为这里提到的每一点都正确,而又有无数的点我没有列举出来。从培养学生的角度来讲,高考体制的确是挺烂的。每一位曾经在这样的体制里被折磨过的学生,真的有权骂两句粗话。

那我们学生干嘛这么拼呢?取得一个好的高考成绩是为了什么?我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直到最近,我才恍然大悟 —— 其实没有任何人在意你学没学好知识,所有人都只在意你最终的大学入场券罢了。因为现在的状况是,真正的学习、交友、增长见识都发生在大学,考进了北大清华是可以指数级提高你的人生成功率的。

所以说每个学生都有点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的味道,我知道这个比喻稍微有点不恰当,反正意思是学生在刷数学题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在与 “数学” 这个学科,这个复杂多变、深不可测的妖魔在战斗,而是在和其他所有来自中国的同级生在战斗,以取得未来的更优质的大学教育资源,以及其背后的以数量级递增的社会和经济资源。


我一直以为,因为我的家人、同学、老师一直这样告诉我:数学很重要,因为数学是科学和工程之母。英语很重要,因为英语是世界的语言,学好英语可以跟几十亿的外国人打交道。语文很重要,因为语文可以陶冶情操。而从来没有人直接告诉我:“孩子,其实这一切都是个谎言,你在中学的数学课上连微积分都学不到,你只能接触科学和工程皮毛中的皮毛而已,你的中学英语老师从没出过国,而且她的口音外国人根本听不懂,我们哪里在意你学不学得好这些知识啊,噢,孩子,你在大学还可以慢慢重新再学一遍的,现在真正重要的是你考进好大学,比如清华。”

这个道理看起来挺明显的,我好奇为什么我从小到大没有任何人给我直白地解释清楚过?我想大概是因为这其实是最近才刚刚发生的现象。我们作为教育者和家长,社会上的成年人,可以比较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而对于学生,他们身在局中不知局,还以为 “高考” 是个教育教学体系呢。从国家层面管理的义务制公立教育,在中国也是近几十年的事情,要知道民国时期的文盲率,一般认为是80%,而 “公立学校” 这个东西一开始主要有两个目的 —— 提高大众素质和选拔人才。

毛泽东时代的家长和教师是在乎学生真真正正学扎实书本里的内容的,因为当时的课本内容很简单也很实用,为的是,引用毛主席原话,“从百分之八十的人口中扫除文盲”,以及教授大众基本的科学素养、常识等。时代发展至今天,我国人民的素质已经相比过去有很大提高了,就连街上吐痰的现象我都很少见到了。大规模的曾经的农民的后裔,如今把脸洗得干干净净,言谈举止早已超越了旧社会对于 “基本素养” 的定义,而公立教育也渐渐超越了提高大众素质的这个目的,高考测试题与国民素质的关联度早已微乎其微,那么只剩下了选拔人才这个目的了。

换句话说,假设现在把高考的学科大换血 —— 文言文 + 编程 + 法语……,实际上对于学生的影响并不大,照样是那些会记忆、会考试的孩子上清华北大,只不过他们上了大学之后要稍微补一下原本中学教的那些知识(相信他们用一年便可以补全从小学到中学的全部数学内容)。毕竟没有人在意你真正学到了什么,而是你的分数在同龄人中排第几。


高考以一个陈旧的形态留存至今,基本上只有 “选拔人才;送进大学” 这一个目的了。那么,我们何不直接改写课纲,让学校教真正对于学生重要的知识和技能?比如完成照搬 “IB 国际文凭” 的课程体系,加入以 3 个学科(社会实践、哲学思辨、长篇论文)构成的核心?而大学则按照这些未来人才必备能力来筛选考生好了 —— 要知道能背诵《出师表》根本不是未来才人的必备能力,相反,认清自我核心价值的能力、对于人世的理解能力……远比死记硬背几本书和几套公式重要得多。

美国大学应对这个问题的做法是:灵活调整大学录取标准。美国本科招生从来不会以某个学生的 SAT 成绩高于另一学生就会更倾向于前者,而会根据两者的所有材料,包括文书、校内成绩、社会活动、性格……来综合评判双方。中国大学的自主招生政策实际上就是基于美国的这个模式的,遗憾的是现实表明自主招生还不能大规模开放。

若说中华民族的美德是勤奋上进,“穷怕了” 的中国父母亲为了子女能比自己生活得更好愿意全年无休地赚钱,自己再苦再累也要让子女能拥有比自己更高的社会地位,与之相对的中华民族的劣根性大概就是 “可以没有底线地抢东西”,现行的小规模的高校自主招生已经频频出现黑幕了 —— 买卖入围资格、买卖专利、买卖论文、造假……。美国的大学本科录取也有为了捐款而照顾富家子弟的现象,但总体因为美国大学整体水平非常高,顶尖大学更是有几十所,基本上所有优秀学生都能进入一所像样的优秀大学的。然而,中国如果抛弃分数至上的选拔机制,转而采取美国这样的灵活机制,必定会最终因监管不严而造成极大不公。因为不公,穷人家的子女便更难翻身做主人了,他们会心想着反正成绩再好也不能保证我进入好的大学,那我干脆就不好好学习了。丧失学习动力的农民是很可怕的。


另一个方案是:沿用分数至上的录取机制,但是将认清自我核心价值的能力、对于人世的理解能力……等真正对于学生最重要的基本知识和技能标准化,引用某一套成熟的测量体系,把每个孩子的这些能力进行打分,最后以这些分数的总和作为高考分数。然而这个体系现在还没有诞生在这世上。不论是以文书、视频还是其他任何途径,把考生的某一面展现给招生官,让招生官来打分,都无法保证最终的分数是统一的、具有可比性的。唯一的方式是运用科技,让机器给孩子打分。

机器智能能否在未来准确测量出每个孩子的天赋、能力、觉悟?我并不清楚。但是我持一个相对乐观的态度。有人会说,人是活的、艺术的,死板的机器根本不能理解人的思想和行为。换在几年前,这个说法普遍人们还相信,但是 Google 击破了这个神话。曾经人们以为围棋是活的、艺术的,而 AlphaGo 打赢了人类第一棋手。现在,Google Duplex 都能模仿人的声音给真人打电话了,并且能识别并理解人的语言,而且对方根本无法察觉与自己对话的不是真人而是机器(可以上网搜索一下 Google Duplex 的视频)。

或许科技公司是最终解放中国孩子的救星吧。


话说回来,就算最终大学的录取是按照真正对于学生重要的知识和技能来打分,也无法减轻中国孩子的压力,他们只是会把原来刷题的时间用来锻炼自己的批判性思维,把原来背课文的时间用来理解人性和社会。要想让中国孩子有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并且让我国中小学教育水平有显著提升,必须要用某种方法能把高考的终极目的从 “选拔人才” 转换成 “教学育人”。

    1. 从扩展校内教育资源来讲:

    我们要建造更多像北大清华这样的顶尖学府才行,减少竞争,把接受顶级大学教育的机会献给更多孩子,也就让学生和家长压力没这么大了。要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我们社会接下来数十年的发展和沉淀才能做到。或者呢,在未来以科技完成,当然我们无法预言这项科技到底会是什么形态。

    2. 从扩展校外社会资源来讲:

    我预想,当未来社会的孩子不需要用高考分数来换取社会、经济资源的时候,民众就不会对高考提分这么痴迷了。换句话说,当某一天,我们发现清华毕业生的平均收入跟没上大学的人的平均收入差不多,那我们的孩子干嘛要上清华?“考高分 = 赚大钱” 的现象在古代中国和新中国发展初期是成立的,在古代除了科举中榜能当官以外,唯一翻身做主人的途径是革命造反,风险极大。但是现如今,无数毕业于中等或差等大学,甚至仅有高中文凭的聪明人,利用新媒体、线上课、风险投资等现代社会的机制为自己赋能,成功让自己跨出了原有的阶级,拥有了更好的生活。说明,我们的社会已经在往好的方向进步了,“考高分 = 赚大钱” 的道理开始逐渐失效,我们只是还得继续有耐心地等待。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社会发展到什么时候,能让 “没考进好大学的人” 和 “考进了好大学的人” 拥有平等的社会资源,这时 “折磨人的高考” 便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但愿我能在未来亲眼目睹。

现在高考只有 “选拔人才;送进大学” 这一个功能,当一个人认清这一点之后,便能发现新的高考改革其实也是换汤不换药 —— 不分文理、走班制、多次考试机会 —— 除了让孩子的学习和学校的管理变得更加复杂了之外,没有什么作用,都没有从根本改变 “高考用来选拔人才” 的本质。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喜欢凭一己之力改变世界。最近读吴军老师的《见识》一书,书中提到 “认命”,按照我目前对于 “认命” 这个词的理解,我觉得它的意思是:世界是不理想的 —— 我没有我想象的这么厉害,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高考也没有我以为的那么坏。诚然,任何人,包括孩子、家长、教师……,在高考体制下遭受的痛苦都是真实的,不可否认的也不容忽视的。但我们需要承认,高考还没到大改革的时候。

所以,我给未成年人的建议 —— 找到了自我核心价值的不要放弃,努力让自己与众不同吧,暂时没找到的还是好好学习。对于所有人,成绩永远是越高越好,尤其是家庭没条件的那些人。

欢迎关注,以获取我之后的文章。

King Han 韩尚典

就读于伯克利加大,我主要思考教育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