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材施教” 是我们常常听到的教育理念。

我以往对于 “因材施教” 的理解是 —— 尊重学生个体差异,充分发展学生的个性特长。

我相信大多数人应该是这么理解的。

但是我仔细琢磨琢磨 “因材施教” 这个词语,便感觉它好像是错误的。

如果一个娃儿在童年展示出了数学天赋,那么老师便应该努力把他/她培养成一个 “数学家” 吗?万一他真正喜欢又擅长的是 “搞政治” 嘞?

如果另一个娃儿没有展现出数学天赋,反倒领悟手工和绘画的速度很快,那老师就应该把他/她定义为一个 “不擅长数学” 的人,并且将其往 “艺术家” 的路上推吗?那岂不是很坑?

这么说来,“因材施教” 跟 “通识教育”、“博雅教育” 其实是互相冲突的,并且容易让孩子产生 “固定思维”(规避挑战、痛恨变化、老是关注限制、不接受批评、喜欢呆在舒适区中……)。

我现在觉得啊,“因材施教” 应该更多地被体现在 “教学方法和风格” 上,而并非在 “学习内容” 上。

意思就是,老师不应该急着以 “因材施教” 为由给孩子下定义:你这个有天赋、这个没天赋;他那个有天赋、那个没天赋……

相反,老师(至少在幼儿园至高中)要鼓励每个学员学习各个领域的东西,拓宽视野,从人文到科学、从艺术到工程、从体育到高科技……

因为学习(至少在幼儿园至高中)的真正目的本来就不是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而是理解一个领域的思维方式、做事方法,并从中受到启发。

如今的 “工程师” 学历史、政治、哲学等人文学科是很有用的。

吴军老师在《浪潮之巅》中提到:“一流的工程师能顶得上 10 个二流的工程师,一流的工程师天生充满了责任感和好奇心,他们大都满怀信心但虚怀若谷,他们直接但不粗鲁,他们不推诿,他们不在乎工作边界,以团队而不是自己的工作任务为目标。


二流工程师和一流工程师的差距在对于 “人”、“社会” 和 “技术” 的理解上。而这样 “艺术性的理解” 并不是通过刷题和编程学来的,而读书读来的,或是与 “有见识、思想的人” 交流悟出来的,属于 “人文” 范畴。

同理,文科生学习 “数学” 当然不是为了 “买菜用到二次函数”,而是培养理科的思维方法 —— 例如建立逻辑自洽的体系……

因此,所谓 “因材施教” 才不是让 “学习内容” 差异化,而应该是让 “学习方式和风格” 差异化。

我本人在这点上的体会是比较深刻的。

我不喜欢 “高考” 体制的教学风格 —— 刷题、死记硬背……

我很享受 “自学” 的过程 —— 连续花上几天泡在一道大学数学题里,借助所有一切我会使用的工具:课本、互联网、可编程计算器,终于悟出一种我从未想象到的数学思路;亦或是在经书中窥探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中的一丝奥秘。“高考” 哪允许我这个时间?

但人与人不同,花有几样红。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我的学习方法的,恰恰很多人是非常适合 “高考模式” 的。

我身边便有不少这样的人,他们转入管理宽松的国际学校,反而学的东西越来越少了,逐渐垮掉,倘若他们在国内学校,在老师和家长的帮助下,建立清晰目标,没准还能考上 “清北”。

没有哪一种学习方式是最好的,但是一定有最适合你的。

其实心理学、管理学的某些研究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 —— 例如比较流行的 “MBTI 人格评估工具”,我们暂且不考虑其在学术上的严谨性,单单拿它做个参考。

MBTI 人格的四个维度中的第一个是 “内倾” 和 “外倾”。“内倾” 的人需要更多个体的自由思考时间,以将注意力和精力指向于内部的精神世界,从而加工信息;“外倾” 的人则需要通过经历来了解世界,他们更喜欢大量的活动,并偏好于通过谈话的方式来思考。

那么把一堆 “内倾” 和 “外倾” 的人装在一个大教室里,让他们闭嘴坐端认真听讲,每天这样从早上 7:00 到晚上 10:00,肯定是个低效率的教学方法,因为 “内倾” 的人尽听老师叨叨了,没时间在心里思考,而 “外倾” 的人也没能通过讨论提高自己的境界。

同样,MBTI 的另外三个维度也可以延伸出不同的 “教学方式和风格” 的设计。

MBTI 把人大致分为 16 种,但是真实情况其实还更复杂。

所以,我的体会是 “因材施教” 的真正重点不在于 “教学内容”,而在于 —— 针对不同孩子,用不同的方式让他学得最好。

我们在各种学校中都在不停 “选课”,甚至 “高考” 都要开始 “3+3” 了,但是我们什么时候根据老师的 “教学方式和风格” 选择过老师吗?

常常有人说自己数学一直不好,就是因为当年那个数学老师太差,或是不适合自己。

也有不少人说,自己之所以从事这个职业,就是受当年那位 “精神导师” 的影响、鼓励。

的确,教育的艺术不在于传授,而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但是要求每个老师都掌握对于每一种孩子的 “鼓舞的艺术”,实在有点难,而且成本太高了,在教育资源匮乏的中国,这样是玩不起的。

那么,如果有一天,有一套系统能够让每个孩子清楚理解自己最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和最匹配的老师,将孩子匹配到那个激起他/她心中奋斗之火的 “精神导师”,是否我们的教育就进步了一个台阶了呢?

谢谢阅读!共同进步

欢迎关注,以获取我之后的文章。

King Han 韩尚典

就读于伯克利加大,我主要思考教育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