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过国际学校的同学一定对这句鸡汤不陌生 —— “Follow your passion.”(追随你的激情)

这条建议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正确的,这大概是西方人数百年现代教育史沉淀下来的经验 —— 找到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从而点燃学习激情,增大成功概率。

这里指的 “激情”,不一定是兴趣爱好,也可以是某种超凡的意义,比如马斯克就一心想要移民火星,让人类成为跨星球物种;特朗普梦想着 “美国复兴”;腾讯的使命则是 “连接一切”。

通常,一个领域中最成功的人或组织,都是对这件事 “最有激情的”,不论其原因是因为兴趣、挑战、恐惧,亦或是虚荣。

我猜测,“Follow your passion” 作为鼓舞学生迈向成功的鸡汤应该是在顶级的精英学校先开始流行的。

精英家庭一般都能保证子女只要不挥霍,便能一生衣食无忧,那长辈便希望后代是有思想的、热血的人,终成为自己领域中的佼佼者,而不是为了生存而工作的平庸者。

但是,不知何时起,一般的西方中小学老师也开始倡导 “Follow your passion”。

现代的国际学校赋予学生非常多的时间,甚至多过上课的时间,去培养自己的兴趣。

“学生拥有更多自由” 其实也正是国际学校和中国学校的最大差异之一。但是逐渐我发现,这句本来说给精英子女听的鸡汤给放到一般的中小学当中,还是有些负面影响的,尤其对于中国孩子。

首先,一个家庭条件一般的孩子,通常不可能用 “激情” 养活自己,这个限制因素太多了。

例如,一个钢琴天才若是诞生于买不起钢琴的山区家庭,十有八九是不能以钢琴谋生的,还得靠 “高考” 改变命运;还有,成千上万初中生为了攀比周围朋友 “吃鸡” 游戏的高分纪录,误以为自己的 “激情” 在于游戏,而实际上他们大多数并不适合电子竞技;再比如,小学的篮球 MVP 发现发育之后身高只有 170 cm,这样还要让他追随篮球的激情吗?……

除了这个显而易见的,也是大家都有共识的问题,我现在能想到 3 点常被忽略的负面影响:

第一,“Follow your passion” 常常会潜移默化地给孩子一种 “宿命论” 的人生观。学生会误以为,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生而拥有不同的 “passion”,好像上帝早就帮你点好了技能树一样。

小时候会算数的就应该研究理工科;小时候会画画的就应该当艺术家……

表面上看这是鼓励学生彰显个性,其实间接地也让孩子形成了一种 “认怂心理” —— 如果我某一学科成绩差,比如数学,就是因为自己笨,不是这块料,所以我就一定远离数学,因为这不是我的 “passion”。

国际学校的学生很容易有这样的想法,我认识的某些同学就是这样的人,再加上国际学校的选课相对灵活,就更让 “认怂认笨” 的风气横行。

中国学校的做法便与之截然相反,无论你现在的数学成绩如何,中国老师都会全力帮助你提高,甚至是你哪一科越弱,你就得花更多时间在这一学科上。中国家长和老师最希望看到的是,从前的数学学渣,通过自己努力,成为了数学学霸。

在这点上,我觉得中国的教育心态更佳。

第二,“Follow your passion” 会让学生误以为自己取得的阶段性成功是天赋和兴趣成就的,而实际上这是他努力的结果。

国际学校的价值观常常与自由、个性、英雄主义结合得很紧密,这点也与中国完全不同,中国传统上崇尚的价值是笨鸟先飞、天道酬勤、厚积薄发。

这个价值观的区别,也烙印在学生的潜意识里。大多数(不是全部)国际学生会享受炫耀自己的天赋,无论是学习、体育还是容貌,并容易变得自大傲慢、飘飘然,而中国学生则谦逊得多,并更多强调是自己的汗水和泪水成就了自己。

中西方应该融合一下。

第三,其实多数孩子是没有 “passion” 的。

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找到了方向,你赋予他自由时间,他可以用以充实自己、提升自己。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还是迷茫的,你赋予他自由时间,他也只能浪费,还伴随着焦虑和懊悔。

孩子生来都是后者,而教育的艺术正是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国际学校往往在孩子还 “没长醒” 的时候,就给了他们太多自由时间,这是不负责任的。

而中国学校的弊端则相反 — 当某些学生已经 “长醒了” 之后,还绝对控制着孩子的自由,这样学生的探索、发挥空间就太小了。

中西方应该融合一下。

那么简单地说,一个目标相对明确、能够合理利用自由时间、心理较成熟、不容易飘飘然、做事用功努力的中国孩子,则是适合去国际学校的,在中国学校反而能给耽误了。反之亦然。

欢迎关注,以获取我之后的文章。

King Han 韩尚典

就读于伯克利加大,我主要思考教育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