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早上刚睁眼之后第一时间查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录取结果,一向赖床的我能天还没亮就精神集中,实属罕见。而看到offer开头的“Congratulations!”我竟开始疯狂而笨拙地手舞足蹈起来,怎么说也难以重新入睡了。

虽说我当时的确很兴奋,很high,开始惊叫唤,但是其实在潜意识里我知道,伯克利录取我是正常的,应该的。

前几天UCLA、UCSD、帝国理工等学校都一个挨着一个为我伸出了橄榄枝,我了解这几所学校今年的录取率,很明显我不是因为运气蒙进了这些学校,而是确实因为我的申请信息做得不错,有打动招生官。要我来形容我的申请文书,就是很“狂”,我的文书基本上不可能和其他人雷同,我写的全部是自己的真实想法、非主流的观点以及按照自我意愿做出的艰难决定,而伯克利——美国乃至全世界很多新思想、新思潮的发祥地——录取了我,也就不奇怪了。

今年是我第二次申请海外大学本科了,因为我高中毕业之后Gap Year了一年,然而两次申请我所写的文书全然不同。去年的话我也申请了伯克利、UCLA以及美国的其他十几所,除了UW, Seattle给我发了offer之外,其他全部翠菊,当时我真的差点怀疑人生。而今年,我拿着一模一样的成绩,截然不同的文书申请,这一次我只报了4所美国大学(伯克利、UCLA、UCSD、UW, Seattle),当年拒绝我的伯克利、UCLA改变了他们的态度,而UW, Seattle也再一次发给我了offer(然而我不得不连续两年给UW发好人卡…)。

今年,我申请的全部大学当中,只有牛津拒了我,因为我当时的面试的确太烂了。

那我这一次的文书哪里比较厉害呢?具体来说,我第二次申请的文书的独特性来自于我Gap Year做的事情——为中国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而创业。

虽说我的强势学科是理科,未来最想研究的领域是通用人工智能,报的专业也是这个相关的(数学、计算机、认知科学…),但是我的文书却大篇幅地在讲我对于不同教育模式的看法、我的教育理念,以及我按照我教育理念所尝试创业开办课外学校的经历。有趣的是,虽然我的文书与我报的专业毫不相关,国外大学的招生官却争抢着要录取我,或许是因为他们在我的办学理念和办学经历看到了我的潜能和我独一无二的价值。

在我文书里有这样一句话:“18年来我都只从事了一种‘职业’——学生。”

的确如此。尽管我申请的专业是人工智能相关,然而我真的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吗?不是,我只是了解一点皮毛罢了。我真正了解的,我们真正了解的,是教育行业。我们每一个人都已经在教育行业里摸爬滚打十多年,虽不是管理层,可我们是学校的最主要组成部分啊——学生。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因为自己的受教育经历,对“教育”多多少少有一些独特的看法。

我的看法尤其多且复杂,因为我这18年在多个不同模式的教育体系下成长过——海外学校、国内私立学校、国内公立学校、国内国际学校。正由于我复杂的受教育经历,我对于每一种教育的利弊都有比较深刻的认知,而通过分析各类教学方法的利弊和孩子的接受喜好程度,我更是形成了一套我认为的“最理想教育方法”。

于是从高三开始,我与几位志同道合的、同样对教育有自己的态度的同伴,共同创立了EIIP(Elite International Integration Program,精英国际桥梁教育),旨在为中国孩子提供比肩国际一流学校的教育资源,真正帮助孩子培养他们未来所需的必备素质、能力和知识。我与我的团队结合目前部分国际一流中学体系——IB、AP、A-Level等——以及约翰·纽曼、查尔斯·艾略特等教育先驱的理念和各体系优缺点,自己研发出一套课程以弥补孩子在中国国内学校和补习班所无法接触的素质、能力和知识,比如自我认知、未来规划、时间管理、社会责任感等。

很快,我们认识到了有着相同价值观的学生、家长、合作者,渐渐地认识我们的人越来越多。高三毕业之后,我便产生了Gap Year的想法。一方面,我认为EIIP是我的血肉,而教育是这世界上最重要、最神圣的事情之一,也是我这一生最想要关注的领域之一,即使我现在不做教育,将来一定也会参与到中国乃至世界的教育发展之中。另一方面,我认为通过利用上大学之前的一年创业工作,我可以学到太多太多学校里教不了我的东西。18年了,我都只从事了一种‘职业’——学生,这极大程度上限制了我对于真实社会的理解,即便是高中做的社会实践也就顶多算是小打小闹。我愿意花1年,认真看清楚这个社会。

事实上的确是这样。发展EIIP远比我想象的艰辛——把学生项目商业化的困难、找不到合伙人、有时候在极度劳累的情况下还得坚持上课…——而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也从各个方面让我变得更强大。回首总结来看,我至少从对于人性与社会的理解、自我管理、人际交往能力这几大方面进步巨大。

其实,我在毕业的时候有不少我尊敬的人反对我的决定,并且很多人对EIIP是否能成功这件事持消极态度。当时,我告诉他们:怎么算我都不亏。我没有中年创业者来自年龄和家庭的压力,如果EIIP失败了,我不会惨到露宿街头,我只会带着失败的教训进入大学深造。如果EIIP继续稳定发展,那就是皆大欢喜。在我看来,有时候做点出格的事情是可以为自己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的。更何况18出头的毛头小子,按照自己意愿闯出个小天地,也不妄年轻一回。

事实上,最终我通过Gap Year成为了一个更出色的人,并且得到了很多顶尖大学的认可和青睐,这足以证明我做的决定是正确的。

以下是我数篇文书中的一个,表达了我在国内公立学校受教育时遇到的困难:

警告:请勿抄袭。

Describe the most significant challenge you have faced and the steps you have taken to overcome this challenge. How has this challenge affected your academic achievement?

I can recall the sensation of a sharp thrill of alarm running through my body. “Yes, I scored 15 out of 60 on my creative writing assignment.” I can recall standing upright and proud. I was a student in a traditional Chinese school who dared to think beyond the established boundaries. My greatest challenge was fitting in with an education system that wanted me to be the same as everybody else.

It was Grade 7 and the shiny gold medal I won at the World Mathematics Olympiad lay on my desk in tranquility. It held my gaze while I thought about my creative writing essay. I grew up in a test-driven education environment that sanctified obedience and grades, and strictly forbade creative minds. I felt like the system had made me part of a machine: listen, study, memorize, regurgitate. How could I possibly write something creative? The reason I achieved such a low score on my essay, but still felt proud of it, was that I wrote about how I really felt. I criticized the Chinese education system that heavily deprives students of their freedom and liberal minds.

After submitting my essay, I faced immediate pressure from my teachers and classmates. My honesty was not appreciated to say the least. However, I stood tall, and was determined to resist the pressure to be part of the machine. I did not touch any homework for weeks. My desire to flee this constrictive world led me to dedicate my free time into investigating virtual reality, a technology that would give me an opportunity to express myself in whatever way I chose.

I eventually got back to my school work, knowing that to reach my dreams I could not stop learning knowledge and skills. I meant no disrespect to education. I simply rebelled, because I felt the need to express my feelings that had been kept to myself for too long. In Grade 9, I transferred to an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course, the IB education was not perfect, but at least I became a more well-rounded person but not just a test-taking machine.

警告:请勿抄袭。

所以说,我的案例就是证明:独特的想法、好的文书真的可以是强有力的大学敲门砖。一模一样的成绩,截然不同的文书,我两次申请收到了完全相反的结果。至于说,学弟学妹们应不应该为了申请到更好的大学而Gap Year?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欢迎关注,以获取我之后的文章。

King Han 韩尚典

就读于伯克利加大,我主要思考教育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