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5 月 29 日我应 iD3 梦想飞 的邀请为七中育才汇源校区的云班和网班做了一次分享,而此前我也去七中育才水井坊校区分享过一次。

iD3 梦想飞 是一个非盈利的公益组织,主要通过志愿者为学校做分享,帮助学生开阔眼界、激发兴趣和好奇心……(点击查看我的分享推送)

两次活动我都主要阐述了一个道理 —— 光成绩高是远远不够的,优秀人才还需要开阔的眼界、合作表达能力、为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信念和决心(≈人文素养)……

提问环节时有一位同学问我:“看来你是在鼓励我们成为创新创业者,而不要成为一劳本实的技术型职员?这两者的区别是什么?”

这是个很好、很复杂的问题,现场我回答得还有点模棱两可,我回过头来仔细想了想,目前的看法如下:

首先我要搞清楚定义:

我心目中的 “创新创业者” 不仅仅是乔布斯、马云这样的商业冒险领袖,也包括初创团队中的 followers(追随者)、成熟组织中做突出贡献的人,如校董、大法官、研究员…,因为 “创新创业” 的本质是在深入理解某一领域后提出自己想法,并根据之让世界进步。

相反,只懂些创作技巧的设计师、只懂得解题的工程师也算不上 “创新创业者”,他们只是 “技术人才”,受限于狭隘认知,无法在更大尺度上想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讲,前者是比后者具有更高势能、更高级、更难达到的(或许 “创新创业者” 和 “技术人才” 这两个词不太恰当)

不过我想深入思考的是其分别对应的两种教育模式 —— “精英教育” 和 “技能教育”。

我思考的第一个维度是:学员的出身。

总得来说,我认可 本杰明·富兰克林 的功利主义教育思想 —— 针对不同的阶级提供不同的教育,旨在使每个人得到符合现实需求的知识。

我们所熟知的精英学校 —— 哈佛、普林斯顿等英美名校固然有着极高的教学质量,但是它们离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是相当遥远的。

试想一个朝鲜孩子通过某种途径考上了哈佛,在那里他看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锻炼了自己的各项才能,怀揣着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信念回到朝鲜(假设他没有选择呆在美国),他接下来的命运将是什么?

在朝鲜的封闭环境里,此人比较好的结局便是成为周围一群人崇拜的对象,晋升为某个组织的领导者,即使如此,他也只能运用他在哈佛学到内容的极小部分。

而其实,更可能的情况是他将与身边的环境格格不入,他的想法被压制、被嘲笑,他也将因为施展不了才华、实现不了梦想而闷闷甚至抑郁。

虽说我们比朝鲜先进多了,但是中国的大部分二三线城市及农村的社会环境也相当糟糕。

如果你出生于一个物质和精神都贫乏的家庭,即使你满怀着对精英教育的向往,很可能你也只能听到父母口中的 “没钱”、“没条件”、“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给我好好考试,不然打断你的腿”,若你是女生则更悲哀了,你的父母很可能根本没把你当人才看,早已开始讨论一场 “门当户对” 的婚事了。

如果你已经接受了精英教育(假设没有选择呆在外地),受聘到出生地的某个组织中,当大伙一起休息的时候,你翻开《海边的卡夫卡》思考人生,而你的同事都在刷 “快手”、刷 “抖音”,你欲分享讨论,却只能收到 “哇” 和 “呵呵”,这时你什么感受?

世界上 “精英教育” 的资源十分匮乏,而大部分人的现实与 “精英教育” 相隔太远,他们(除了极少幸运者)纵有精英的思想和素质,也会因为出身限制而无法发挥,甚至可能产生 “自我认知危机(identity crisis)” 的副作用。

引用吴军博士的话:“处在社会最底层的人要想往上攀升第一步还不是要解决素质教育,而是接受技能的教育,毕竟很多人需要的还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

我国的教育体制就是设计给穷苦老百姓的,功利性极强,在很短时间内达到了令人满意的结果。

我们从鲁迅时代争抢人血馒头的愚民、文革时代破坏一切的笨蛋到今天的大众普遍都至少识字,知道太阳系、蛋白质、二氧化碳,甚至了解炒房、装修甲醛中毒的原理,同时我们培养出了成千上万专业水平不错的 “技能人才”,中国人的素质提高和经济飞跃一定得感谢我们的教育体制。

这一定程度上契合了富兰克林的想法 —— 提供符合当前时间、当前地点、当前人群现实需求的教育。

然而,我们的高考比富兰克林的模式更加 “填鸭式”其原因太多 —— 人口基数大、优质教育资源匮乏、中国人爱不择手段达到目的…。

我之前的思考是这样的:高考体制问题重重,但还没到大改革的时候(点击查看我之前的推送)

那么时至今日,对于家庭物质和精神条件比较富裕的孩子,接受点 “精英教育” 固然是好的,若 18 岁前都仅仅在 “高考” 中刷题,而没接触外面的其他教育方式的话,则有点耽误了。

回到那位七中学子的提问 —— 我是在鼓励他们接受 “精英教育” 并成为 “创新创业者” 吗?是的,当然。

他们可是成都七中云网班的优秀学子,来自条件不错的家庭,小学起点很高,其中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是 “双一”(华赛、奥赛双一等奖)。

“精英教育” 恰恰是为这群孩子准备的,我鼓励他们成为 “创新创业者”(定义在前面),而把 “用技能谋生” 的机会留给起点更低的人,这样对社会更好。

往期文章:

西方教育的错误 –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高考体制问题重重,但还没到大改革的时候

应不应该为了申请更好的大学而Gap Year或复读?

我的Gap Year(高中毕业之后推迟1年上大学)打动了加州伯克利招生官

关于 “精英教育” vs. “技能教育”,我思考的第二个维度是:教学方法,第三个维度是:未来趋势,在以后的文章中讨论。

欢迎关注,以获取我之后的文章。

King Han 韩尚典

就读于伯克利加大,我主要思考教育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